秋色暖民气(旅游随笔)--观察员

  立秋了,内心总会有一些期待天然而生。期待什么呢?是收成,照样对春耕夏耘的一种磨练?或许都是,但是细细一想,又不只是这些。秋天关于我来讲,更像是时节来临人世的一场大秀。

  每一年秋天,晒秋的照片便扑面而来。在徽州老房子伸出的架子上,摆放着一个个竹匾,竹匾上晒着红的辣椒、橙黄的玉米、金黄的菊花、粉白的山芋干,另有山里人家收成的其他东西。颜色缤纷的晒匾,装点、调和着徽派老房子粉墙黛瓦的深邃深挚颜色。

  我在一个秋天的薄暮去皖南歙县的阳产。在层林尽染的山峦当中,旭日余晖里的一栋栋土楼,晕染着暖和的光彩,一见之下,顿觉冷艳。我对阳产土楼是熟习的,也极喜好。它们实在太质朴了,有点山里人的浑厚和质朴。我悄悄站立在高处,凝思望着面前的土楼和混淆其间的几栋徽州老房子。细看,很多土楼人家的楼上都晒着一些竹匾,只是竹匾里东西摆放得更随便一些。竹匾里有青的红的柿子、洁白的金黄的菊花、青绿的橙黄的南瓜、红豆绿豆、褐色的栗子赤色的辣椒、洁白的棉花。在阳产,晒秋是那样随便,就像秋天随便地在山间、旷野涂抹一样,不在意颜色。

  秋天的这场秀也在一棵棵树上。没有一个时节的树会像在秋天那样夸耀生命的华彩,解释时节的隐秘。秋天,在黄山脚下的平静湖边,我走在湖心岛的栈道上,面前有几株柿树,叶子将要落尽,树枝上挂着一个个橙红的柿子,透过柿树望出去,远山深蓝,湖水碧蓝,沿岸,湛蓝的波浪卷起堆堆如雪的浪花。秋天,便在柿树如画的景框中妖冶起来。

  我看过黟县塔川的秋色。在早晨的薄雾里,墟落中已经有几处炊烟升起,间或传来鸡鸣犬吠,墟落的天然景色就这样悠然地呈如今面前。此时,旭日初升,温情而有暖意。田里油菜叶子上泛着湿绿的油光,清爽而又耐看。旷野和墟落里的树挺立着,颜色斑杂,深浅不同的黄色,或许是银杏、黄栌、枫树吧,或许另有别的的树种。在浓白的雾里,深红欲滴的应该是乌桕,我老家村东的石桥边也有一棵乌桕树,在这个时节,它就是我面前所见到的模样。

  “那河边的金柳,是旭日中的新娘。”一个秋天薄暮,我在湖边看到旭日中一树垂柳的金黄时,遽然就想起了这句诗。今后,一入秋,我便常常去看湖边的柳树,盼着重见那一树金黄,盼着与秋天一棵柳树对视。

  每一个秋天的这场秀,只管只是时间长河里的一瞬,却能让人感受到时间的多彩与密意。
上一篇:赴澳门旅游签注今起连续恢复解决--观察员
下一篇:购物+餐饮 回归荣华--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