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修建毁景致--观察员

近来,重庆武隆的一个高空游乐项目激发网友“吐槽”:景区在园内的绝壁边上,模仿古代神仙抽象,建起了两个高52米的巨型雕塑;两尊雕塑的手臂上各托举着一座遨游飞翔岛,旅客登上后能够跟着雕塑的摆动在空中相遇,游乐项目也因而得名“天空之吻”。但是,粗大笨重的“神仙抽象”不仅与四周的绿水青山极不调和,“神仙接吻”的设想也令网友觉得匪夷所思。有人评价说:“太雷人了”“像神仙上菜”。独一无二,实际中,一些耗资不菲、体型巨大、粗制滥造的财神、螃蟹、金蝉雕塑和各种“奇葩”修建时有迸出,还被网友归之为“雷人修建大赏”。“雷人”修建急功近利,争奇斗怪,引来了关注,却毁掉了景致,使人不齿。我们不禁要问:这些修建怎么了?其病根的本质照样在看法和审美上。

  优异的修建是永远的艺术,是人类伶俐的结晶。修建不可能伶仃存在,而是要与周边修建风格相配,与所处的自然环境、人文环境调和,与本地的地区文明、民族文明相等。失掉了这些,不仅会让人觉得高耸新鲜,也会损坏周边环境,以至形成“视觉污染”。在这一点上,中国古代修建随物赋形的珍贵头脑具有主要的自创意义。

  举凡亭台楼阁、轩榭廊坊、厅堂馆斋,这些修建设想的基本思路就是因势、得体,与周边环境相谐和,完成人文景观与自然景观的调和。《园治》是中国古代造园理念的结晶,这本书开卷的造园泛论就提到,造园不管在都市或墟落,从选地、推山、挖池、开路、建房、造墙、莳植花木,都要到达“虽由人作,宛自天开”。以姑苏园林为例,虽然范围不比北部地区皇家园林远大,但细腻玲珑,规划尽显匠心。造园者善用阵势、水源以致园外青山、修建等现有前提,应用障景、隔景、框景、借景等构景手段,在有限的空间内呈现出无限风光。其修建颜色素净,以是非为主,相符园林主人的心情与审美旨趣,又与江南水乡风光和潮湿的天气特性融为一体。杭州西湖的三潭印月,如无潭则景不存。三潭起到的恰是“点景”的作用,如同画龙点睛之笔,将西湖的无边风月圆满陪衬出来。大理洱海旁的三塔,在湖边用直立的塔的抽象打破地貌平缓的曲线,湖光山色马上灵动起来。

  以上都是古代修建营建随物赋形的模范,当代修建中也不乏这类胜利案例。由修建巨匠贝聿铭设想的姑苏博物馆不仅秉持姑苏古典园林的面貌和精华,又与当代修建风格圆满融会。重庆洪崖洞以最具巴渝传统修建特征的吊脚楼为主体,依山就势,沿江而建,从1楼上电梯到11楼,出去后还是马路,既相符山城阵势,同时兼具历史感、美感和贸易实用性。所谓好的修建,不仅要具有实用价值,也应与外在环境相融会。只要如许,才给人带来真正美的感觉。
上一篇:“百趟专列进广西”首趟旅客抵邕--观察员
下一篇:紫禁城建成600年纪念币刊行--观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