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窿银城--观察员


穹窿银城为国家AAA级旅游景区。

穹窿银色城堡是最著名的古象雄遗迹。

古象雄王国分上、中、下3门的上门所在地,有古象雄18王国的城堡之首象雄银城遗址。据纪录,苯教首创人大觉者西绕米袄降生于公元前16017年。据《万部论》纪录,大觉者西绕米袄骑着大鹏鸟到世间去传法,第一个降在象雄地方,故有苯教之早象雄之说。那时象雄国王也称为象雄苯教王。在此修建宫殿,宫殿周围修建十八个小殿,十八个小殿周围修建了三百六十神殿,神殿周围又修建了一千零八个供塔。穹隆银城地基为金、四壁为银、门门为铁、四门为海螺、四角为玛瑙、女墙为铜等。在所有苯教修行地中最为著名和最有福报的圣地。

古象雄王国首都

穹窿银城,是西藏传说中的象雄首都,在西藏阿里区域噶尔县门士乡卡尔东城址,位于海拔4400米的卡尔东山顶,面积10余万平方米。2012年6月—8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西藏自治区文物珍爱研究所团结对“琼隆银城”及故如甲木墓地举行了测绘和试掘。

据华文和藏文文籍纪录,古象雄王国在7世纪前到达壮盛。《藏族人口史考略》一文纪录,凭证军队的比例,象雄人口应不低于1000万。厥后,吐蕃逐渐在西藏高原崛起,到公元8世纪,彻底征服象雄古国。往后,象雄文化逐渐消逝。

西藏本土古老释教雍仲本教的文献被专家称为“象雄密码”。《吐蕃王统世系明鉴》纪录:“自聂赤赞普至墀杰脱赞之间凡二十六代,均以雍仲本教护持国政。”而那时的古象雄文字,主要用于苯教经书文籍的誊写。

据《西藏王统记》《朵堆》等文籍纪录,象雄人辛饶弥沃佛祖对已往原始苯教举行了许多变化,确立雍仲本教,被称为西藏最古老的古象雄佛法。辛饶弥沃佛祖首先缔造了象雄文字,并教授了“五明学科”:工巧明(工艺学)、声论学(语言学)、医学、外明学(天文学)和内明学(佛学)。古象雄文明就以“雍仲苯教”的流传为主线而生长起来。

现代藏族同胞许许多多的习俗和生涯方式,也都是古象雄时代所留传下来的。好比藏族同胞的婚丧嫁娶、天文历算、医学文学、歌舞绘画、出行选宅、则选吉日、驱灾除邪、卜算占卦等等在某种水平上也仍沿袭着本教的传统。藏族同胞另有许多怪异的祈福方式:好比转神山、拜神湖、撒风马旗、悬挂五彩经幡、刻石头-、放置玛尼堆(本教传统是刻有灼烁八字真言:“嗡嘛智牟耶萨林德”的石堆)、打卦、供奉朵玛盘、酥油花甚至使用转经筒等等,这些都是雍仲本教的遗俗。

象雄文化

提起充满神秘色彩的象雄古国,也许许多人并不领会,甚至会感应生疏。古丝绸之路上的风沙穿越千年,将这段公元7世纪之前的历史尘封于雪域高原之上。然而,作为西藏文化和云南纳西文化的配合基本,融合了中原、西亚和南亚三大文明精髓的古象雄文明,时至今日却还依旧闪灼着绚烂。

作为印度释教传入西藏以前的先期文化,古象雄文化的痕迹贯串于西藏的方方面面。“从生产到生涯,从民俗到信仰,四处都有象雄文化的影子。好比祭山神、转山等宗教流动仪式,都源自象雄文化。

对于古象雄文化来说,要使其“活起来”,无法绕过一部全景式反映象雄文明的百科全书——《象雄大藏经》。然而耐久以来,因其缺乏汉译版本,致使我国工具雄文化的研究基本处于阻滞状态。相比之下,外洋工具雄文化的研究和重视水平已走在前面,敦促着我们去挖掘和梳理这一宝藏。

2013年7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文化生长研究中央的支持下,一个设计用10年时间完成的《象雄大藏经》汉译工程就此睁开。据先容,《象雄大藏经》内容原本篇幅浩荡,历经数千年岁月变迁,其中一些内容已轶失不存,现存178部,包罗《律》74部,《经》70部,《续》26部,《库》8部。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白庚胜以为,《象雄大藏经》汉译工程不仅将解密雪域高原的古象雄文明,还将展现古中国与古印度、古波斯,甚至与古希腊之间文明及文化相互影响、融合的历史。

古象雄文明

在富裕光耀的藏族文化遗产中,绚烂壮盛的古象雄文明以“雍仲本教”的流传为主线而获得生长,由于苯教文明发生的年月久远,流传地域广漠,对藏族文化的形成和生长都有着极其深远的主要影响。

然则由于种种缘故原由,许多众人基本不知道“古象雄文明”,甚至连许多西-自己都不领会。他们只以为印度文化对西藏文化的形成有着伟大的影响,“所有来自印度的文化”都具有伟大的价值,而且错误地认定西藏本土宗教以及印度文明以外的器械对西藏文化的形成都没什么孝顺和价值。

就连许多-自己也都误以为,在印度释教传入西藏之前,西藏基本没有自己的语言和文字,而且文化异常愚昧落伍等等。这种谬妄的说法被一些正统的狂热者张扬了数个世纪,正是由于这种状态的耐久延续,导致了西藏真实历史和本土文化的遗失,同时也限制了学者们对古象雄文明和本教研究的兴趣,但此状态已经有所改变。

据考古学家们的探索发现,藏族同胞族在青藏高原的发祥史异常悠久而古老,距今已经有13000年至17000年的历史了。那么人人都市不约而同地去思索这样的一个问题:“久远古老的藏族同胞文化,它的源头究意在何方?”

谜底是:就在西藏古老的本教!

中央对外联络部研究室副主任栾建章曾撰文评价象雄文明及本教的历史意义:

“可以绝不夸张地说,要领会西藏文明,必先领会象雄文明;要研究藏传释教,也必先研究雍仲本教。否则探讨愈深,离-可能愈远。”

© 本站提供的所有资源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站仅供交流分享,请勿用于商业用途。
© 一切商业形式的下载与本站无关,涉及版权问题的资源请于24小时内删除,请购买正版。
上一篇:皮央和东嘎遗址--观察员
下一篇:临涣文昌宫--观察员